Web Design byleemingle.com

 from left to right; Clementine, Fred and Camila

三位Ease of Elsewhere的創辦人,(由左至右)Clementine Butler-Gallie, Fred Simon,  Camila Mchugh

花開編輯們發現就算環境艱難,就算在北越,常常受到警察臨檢的藝文空間仍然辦起活動; 曼谷The reading room 完全沒有補助的情況下,還是能夠辦出有聲有色的藝術讀書館。會想要做事的人仍然努力行動,並鼓勵彼此;抱怨的人不管從哪裡來,或是到了哪裡,依然挑剔尖酸。每個不同發展階段的社會,有著不同的考量與解決方法,這一系列的文章,我們分為 how to、ideas、future 三個面向進行提問,希望能夠藉他人經驗勉勵彼此,我們期待未來有更多台北的歷程,能夠分享給更多世界上想嘗試的青年們。


 

East of Elsewhere 是由三位來自不同領域/ 國家的朋友,Clementine Butler-Gallie,  Camila Mchugh,   Fred Simon 於柏林所共同創辦的公寓展覽空間,East of Elsewhere。2017年九月剛創立,這個公寓展間就吸引了許多柏林的年輕人前往參與活動,舉辦展覽,at homes 交流活動,與藝術家駐村。

柏林是個充滿創意人才的城市,機會很多,但競爭也非常激烈,柏林的房價也在今年成為全球租金成長率冠軍,這裡的年青創意族群,許多來自不同國家,該如何在一個沒有固有社交網絡(學校人脈)的情況下,逐漸發展自己的理想呢?我們訪問了East of Elsewhere 其中兩位主要成員,Clementine (以下簡稱C)與Camila (以下簡稱Mila),共同回答以E代稱。

 

“Companions for the Latex Troll” an ‘At Home’ event of works by resident artist Sessa Englund - May 2018“Companions for the Latex Troll” an ‘At Home’ event of works by resident artist Sessa Englund – May 2018

how to 

1:創立East of Elsewhere 的過程,像是新創的經驗嗎?剛開始的創辦計畫是什麽樣子? 

C:剛搬來柏林時,我曾經為一間藝術新創公司工作,新創事業總是要求要有個願景(vision)、商業計畫,因此我覺得我們絕對不是一個藝術新創,我們的過程是比較自然發展的,像我們的初衷,主要希望能夠好好使用我們擁有的空間,並且首要鼓勵一些藝術家,再來是像我們一樣的策展人,能夠以活動的形式讓一些實驗發生。

M:主要是兩件事,我們一開始很想試試看,「策展到底是什麼?」我們兩個都想要成為策展人,Clemintine 有過一些經驗,但是我們並不常常有機會能夠策展。當我們越來越成長,在我眼中看來East of Elsewhere,比較像是一個初啼的社群與集合,同時策展組織(curatorial collective)也是我們目前感興趣的方式。

C: 我們逐漸在實驗過程中找到自己,而我認為就是一股作氣的氛圍,我也不確定是否這是因為我們先找到空間而開始,我們基本上就是決定要一起找個空間,接著覺得「我們應該嘗試辦些小型的活動,也許使用一些客廳的空間。可能要是你住在舊金山或倫敦,就沒有辦法有像在柏林這樣的市內空間有足夠大的客廳能夠使用,好好運用你所在的城市,你居住地的優點。

一開始找空間的時候,房東在帶看,我原本想說別跟他說我們想做的事,但過程中Camile就直接告訴房東,我們想要在這裡做些藝文活動的計畫,話一出口,我就一直在想他會怎麼反應,沒想到他說:「很棒!那我就給你們藝文空間的合約。」

 

“不過我誠心的認為不管你是在哪個城市,總是會有空間讓你說「管他的,就做吧!」不過就是試著辦些活動,然後看看會怎麼樣自然發展,我們有失去什麼嗎?”

 

不過我誠心的認為不管你是在哪個城市,總是會有空間讓你說「管他的,就做吧!」不過就是試著辦些活動,然後看看會怎麼樣自然發展,我們有失去什麼嗎?而同時,跟新創事業不同的地方是我們也不一定需要要有個「創辦理念(Mission statement)」與「期待價值(Expectation)」。讓它自然發展,並且讓參與的社群一起塑造成長的方向,而不是創辦人決定一切,而是邀請其他人加入這過程,也聽他們的想法。

藝術圈可以是滿利基(niche),不論是作品的類型、媒材、或是策展的方向,總來自於關係的發展建立與社群成長。所以你需要給予一定的空間,而不是一意孤行,也許這樣的走下去,終究我們會找到自己的利基(niche)。

 

“我們這個世代的人很習慣「就算你不是某個領域的專家也能夠做做看」的概念。 ”

 

2:將創作空間與居住空間重疊,讓我想到很多藝術家居家工作室、或是臥室DJ,或是SOHO的策展人,妳們是如何發展East of Elsewhere今日的樣貌的?一開始時有很多人質疑妳們嗎?

M:柏林是個每個人自己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地方。更廣泛的來說,Start up時代脈絡在此並不一定完全無關,我們這個世代的人很習慣「就算你不是某個領域的專家也能夠做做看」的概念。

 

3:你們如何維持空間的營運?

C:這是我們的家,所以我們必須要付房租,我們兩個都在藝術圈工作。所以我們基本上就是自有資金投入,同時有申請一些補助或獎助,而我們也的確有銷售,但是這些獲得的款項皆全數投回到空間營運。

我們也正進行將空間設立成非營利組織空間,然而這裡有個界線是模糊的,很多觀念認為如果你是非營利組織你就不能販售藝術品,但其實是可以的,前提是銷售的獲利投資回原本空間的運營資金,而不是以營利為目的,並且幫助我們繼續做我們在做的事情。

“Cardboard Späti” exhibition with works by Jack Penny, Arthur Laidlaw and Vivian le Vavasseuer. April 25 - June 21, 2018
“Cardboard Späti” exhibition with works by Jack Penny, Arthur Laidlaw and Vivian le Vavasseuer. April 25 – June 21, 2018

 

”有很多我們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所以我們必須要找到創意的解決方法。“

 

M:老實說要找到資金其實是最大的挑戰。像我們理想上很想要幫助藝術家實現他們的創作,還有他們想要作的事情,但是很多時候我們因為財務上的關係而幫不上忙,就算我們意願高。我們努力在財務這塊找到創意的解決方法,像是推薦價格適合朋友購買的作品,或是找到買家,這些都是我們考慮很多的地方。

C:我們自己也投入資金,但這總是有限。舉例來說,你現在看到的展覽,藝術家原本要求很貴的錶框,但我們實在負擔不起,後來我們找到一個適合整個展覽,又能裱框的方式——以紙板表框(展覽為紙板夜間雜貨店)。有很多我們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所以我們必須要找到創意的解決方法。

 

4:柏林每週都有很多不同的活動發生,也有很多藝術家。你們如何找到你們的觀眾,讓他們來到你們的空間?

一開始我們就找很多朋友們來,後來就慢慢開始成長。第一次活動我們有大概五十個人來,可能啟發了一些熱忱,而我們最近又做了另外一場活動,在這其中我們發現其中大約10%是我們認識的人。我們真的不知道其他人怎麼來的,這很神奇,也許就在網絡中傳開了,我覺得這就是柏林美麗的地方。而我認為這回應到你先前的問題,因為我們空間讓人感覺到很放鬆。

“Against People Against People” exhibition of artist Rob Blake. 22 September - 15 October 2017“Against People Against People” exhibition of artist Rob Blake. 22 September – 15 October 2017

 

ideas 

5:在營運這個空間時,你的策展技術有哪些發展?而你們又個別來自不同的領域,醫藥、藝術史與比較文學,你們各自的方式有什麼不同,而你覺得什麼樣的方式是最適合的?

E:來自不同領域的團隊,對我們來說很有趣。Fred是心理醫師,是與藝術圈不同的領域,但又能夠帶入很多心裡分析的想法進來。擁有一個團隊的好處是能夠一起討論,並擁有能力去來回琢磨想法,確認想法朝著我們認為正確的方向前進。當你自己做事時,你總是需要其他人的建議,或是你執行之前總想讓別人先聽聽妳的想法,而當你有個團隊,在我們之間就有了這樣的網絡與穩定性。

 

6:家居的空間是否有幫助於實驗發生呢?到目前為止,有哪些挑戰與收穫?

E:展覽 《紙板夜間雜貨店》的藝術家總共跟我們住了七個月,而正是這段居住在一起的時間,在晚餐或是早餐,我們遇見的時刻,慢慢討論了柏林特有的夜間雜貨店文化,並且將這概念一起發展成為今天的展覽,比較不是為展覽而做作品。

我們很喜歡因此而能夠更認識藝術家,同時也在建構友情。我們剛有的at homes 活動中給予短講的藝術家Sessa,只住了一個月,但我們能夠在每次自然且輕鬆的互動中,知道她創作的過程。

這與一般的駐村不同,儘管我們有請藝術家寄給我們提案與概要,但同時我們也比較放鬆,因為我們也住在這裡,也希望藝術家們把這裡當作自己家,就這麼慢慢走下去。

“Companions for the Latex Troll” an ‘At Home’ event of works by resident artist Sessa Englund - May 2018jpeg
“Companions for the Latex Troll” an ‘At Home’ event of works by resident artist Sessa Englund – May 2018.

 

 

future

7:我們這個世代,很難再訂下十年計畫。East of Elsewhere最長的計畫是什麼?

E:在11月,透過這個空間,我們也跟在巴黎的另一個策展組織聯絡,其中一人與the others——一個以計劃空間與藝術家營運空間為主的展會(FAIR),跟Artissima同樣時間的展期,我們被邀請到義大利參展。所以這是我們目前最長遠的計畫,將East of Elsewhere帶到某處(Elsewhere),我們會代理一些藝術家,並且會規劃一個現地製作的展間,這個展會會在一個19世紀的醫院展出,這間醫院曾經是治療痀僂症患童的醫院,後來改成一般醫院。這大概原有空間的規劃,我們選擇了洗手間,而這會是四天的藝術展會,不過因為它們請我們策劃現地製作的計畫,因此比較具概念性。

“找到放鬆且與你相處融洽,而且能夠帶入不同觀點的人”

 

8:根據你的經驗,對於想要找工作夥伴一起開創某件事的人,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

C:有趣的是我跟 Mila在一個藝術開幕認識,我們有聊到藝術,但一開始沒想過我們會一起進行一個計畫。相較於「我選擇你」這種方式,我們的合作是自然發展而來,所以基本上找到與你價值觀相近、並且分享類似目標的人。

當然,我們同時是個輕鬆的空間,也是個工作空間,所以我們會有工作會議,當我們結束工作會議時,我們就會放鬆一下並且討論其他事情,所以整個互動的過程不是只有工作。特別是我們也同時住在這裡,因此這也是跟妳的居住夥伴一起完成某些事。

M:這很難說,可能是找到放鬆且與你相處融洽,而且能夠帶入不同觀點的人。為彼此互補,我們並不是一開始就想要找夥伴,所以並不像是個挑選的過程,而是很自然的發生,而我們很自然的無意之間,因為相信彼此的決定與能力而互補了彼此不同的地方而這是我們彼此都一直做到的。

East of Elsewhere
East of Elsewhere
網站:https://eastofelsewhere.org
地址:Büschingstraße 35, Berlin, Germany

 

“I arise in the morning torn between a desire to improve the world and a desire to enjoy the world. This makes it hard to plan the day”
– E.B White

{HAGAI 花開} 於2014年春天發行創刊號,以集合體(collective)的概念,探尋著當代思潮、藝術、設計、音樂、科技發展、政治觀察,透過身邊認真的青年藝文創作者的著作分享,企圖成為時代的探針,於各領域的交界處以知識的追求為手段連結彼此,以巨大而深層的力量綻放。邀請大家一同來體驗各種不一樣的人事物,用心生活,也希望能創造千種文化於任何交叉縫隙之中。

{HAGAI 花開} was born in Spring of 2014. Trekking through the realms of contemporary philosophy, art, design,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s and political happenings, as seen through the fresh eyes of the upcoming creative generation. Through publications, exhibitions, talks and events, {HAGAI 花開} aims to bridge the gap between different fields, and create a cross-pollination of cutting edge ideas and brand new possibilities in our contemporary times.